欢迎访问闽清新闻网!

新闻发布

当前位置:闽清新闻网 > 新闻发布 >

北京新金融轴诞生,国誉万和城变板块龙头丨楼

时间:2021-05-22 08:02 来源: 作者:admin666

大国间的角力正以金融战的方式,悄无声息的进行,这个战场没有硝烟却更惊心动魄。

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中国金融行业的兴盛已成为大国崛起的必由之途。楼市资本论深知,从“金融大国”向“金融强国”转变,承担大国杠杆的战略区域迫在眉睫。

北京作为中国金融的大脑核心,正在筹划一盘大棋。从西二环以央行为核心金融街,到西三环的丽泽金融商务区,再到西四环总部基地,三者串联而成的“北京新金融轴”,已成为大国杠杆的关键组团。

数据显示,北京金融从业约53万人居全国首位,不论是金融机构,还是金融新贵们,大多数都分布在城市西面,北京新金融轴正是他们人财交汇的聚集地。

值得关注的是,背靠北京新金融轴,为金融与产业精英视为首席居住后方的大瓦窑板块,以国誉·万和城为核心的楼盘,成为市场瞩目的焦点。

【一】中国金融大跃升的最后一战

在中国,最大的金融中心就是北京。

作为央行及银监会、保监会以及证监会所在地,在拥有的银行总部、券商总部、基金总部、私募基金总部、风险投资公司总部数量上,北京也在全国遥遥领先。

北京城市的金融资产布局,随着时代变化而发生着迁移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国内外资本持续流入国贸开始,昔日大北窑成了由城市商业体构筑成的财富轴,“Beijing Da bei yao”有了新的简称——北京CBD。

然而,当城市的经济内生力量蕴蓄到一定的阶段,CBD重心转移成为本能需求,迎接这条财富之路的将是何种波澜壮阔的命运,似乎并不难想见。

楼市资本论研究院观察到,北京西部的丽泽金融商务区,向北承接金融街商圈,向南辐射总部基地,正串联形成一条北京新金融轴。

在这场金融轴再造的时运中,丽泽大瓦窑板块接过国贸大北窑的接力棒,正续写和放大当代中国金融主场的传奇。

事关北京的前途发展,新金融轴的建设,堪称是北京金融大跃升的最后一战。

必须要提的是,有27年地产开发经验的远洋集团携手国资背景的北京城建集团,共同在大瓦窑板块布下一座“万和”系的高端住宅产品。以“每一座万和系都是一个时代的荣耀”为宣言,加入到这场热战之中。

【二】北京新金融轴成为黄金链

从1990年在东三环建造国贸中心开始,北京CBD数年来为首都创造着千亿级财富。

最高价值被悉数利用,区域的顶峰就已形成。已经趋于饱和的国贸CBD无法承载更多当代中国对于金融主场的时代要求,城市扩容势在必行。

拨开京西的厚重历史,翻阅北京的时代版图,起笔金融街、转折总部基地再到落笔于丽泽金融商务区,三点一线汇聚成轴。这条北京新金融轴,成为汇聚天量财富的城市黄金链。

1、新金融轴之西二环金融街

1992年改革开放,彼时中国金融产业大举崛起,北京金融街应历史潮流而生。

短短数年153家金融机构、知名企业和大型集团总部落户于此,全球一线信息流、资金流加倍汇聚。今年上半年,金融街实现产业增加值1285.6亿元,增长4.7%,占全北京金融业增加值37.4%,创造着不可比拟的财富价值。

2、新金融轴之丽泽金融商务区

虽被称为“第二金融街”,但后起之秀丽泽并不打算復制金融街、CBD的发展样本。传统金融增量、新兴金融科技是丽泽着力吸引的对象,这里也将重点孵化初创金融科技,将丽泽金融商务区建设成为北京新金融极核。

截至2020年6月,丽泽金融商务区入驻企业共计536家,其中金融类企业364家,占企业总数量的67.91%。包括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、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、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等,丽泽品牌效应已逐渐显现。

3、新金融轴之总部基地

中国第一个总部基地,作为中关村最早的“一区三园”的丰台科技园,在全国率先提出发展总部经济之际,是首都重要的产业功能区和高科技创新基地。

至今,丰台科技园入驻企业超过2万家,其中上市企业80家,园区平均每年有超过200家企业的科技项目获国家、北京、中关村及区级项目立项支持。并以占地不到丰台区1%的面积,贡献着丰台全区30%的税收。

亚布力智库专家陈旻指出,作为推动中国金融腾飞的总体战略方向,北京金融街与丽泽金融商务区的一体化发展,势在必行,将引领北京的金融开放迈上更高层次,显著提升其国际影响力。

【三】新金融轴的历史伏笔

楼市资本论特别发现,若将北京新金融轴的发展放大到历史中看,早在千余年前就埋下了伏笔。

“山管人丁,水管财。”

事实上,按照中国传统风水学观点来看,多水之地多富饶,江南鱼米之乡、珠江三角口岸皆是如此,或是研究上海豫园也会发现,核心区域对水的运用极为考究。

北京新金融轴旁必然有水相随。

早在1800余年前,魏晋著名诗人曹植就有诗云,“出自蓟北门,遥望湖池桑。”这片幽幽的湖泊,正是莲花池。如今,仍侧卧于西四环上,一池莲花讲述着千年来的风雨岁月。

莲花池不仅是北京城内的一片天然湖泊,作为北京平原上早期城市形成的依托,担负了战国、汉代直至唐幽州城、辽南京城、金中都城的城市水源的供應,被认为是北京城的发祥地。

在楼市资本论看来,正是在莲花池的浸润下,尤其是自元代以来,京西的“贵气”也越发旺盛。

1267年,元大都于西南角始建金城坊,元、明之际及清代初期遍布银号。自此从《天咫偶闻》中震钧笔下的“达官显贵多住西城”伊始,成为昔日一句民间谚语“东富西贵南贱北贫,南城茶旪北城水”的第一手资料。

累日经年间形成的气韵,财脉的积淀,留给了这片土地一个波澜壮阔的城市财富源点。800多年前,元代金线的所在地正是金融街。

京西的“贵气”也让这里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皇家子弟世代居住生活之所。清史研究专家冯其利著有的《寻访京城清王府》一书,就提及京城王公府邸132处,其中位于西城的有70处。清代共有十三位皇渧,有118位皇子,他们的王府宅第80%以上是设在西城的。

在北京新金融轴上,与城市共新生的西贵世家也沿袭至今,国誉·万和城也正成为引领居住需求的终极改善置业产品,以科技焕新人文,成为这群与城市共同生长的新兴世家的最佳选择。

一句“历史必然”,足矣。

【四】金融大业之上的公园住区

每座伟大城市的兴起,伴随财富的巨量积累,总会孕育出经典豪宅。

在纽约,它是建于1929年的公园大道740号。整栋楼只有31个住户,业主里不乏“华尔街之王”斯蒂芬·施瓦茨曼、全球第4大富豪David Koch、前美林集团CEO约翰·赛恩等名流。

它为何能成为“纽约的权力之塔”?

首先在于,它地处金融中心曼哈顿。早在上世纪,它的住户小约翰·洛克菲勒就可以乘着汽车,很快地经百老汇大街前往华尔街處理事务。

离核心资源越近,带来的買家量级,呈指数增长。

而沿着这条北京新金融轴搜寻,国誉·万和城就映入眼帘。

国誉·万和城所处地理位置绝佳,东为金融街—丽泽金融商务区,南为丰台总部基地,并且项目紧邻地铁14呺线大瓦窑站。伴随14呺线整体贯通,可6站直达丽泽商务区,并与国贸、望京一线到达。

国誉·万和城被业界誉为高端住区的榜样。135-180㎡的高端改善定位、全四居社区、全私梯入户、超大边厅设计等等,也让国誉·万和城更加富有辨识度。

更为关键的是,国誉·万和城还是紧临中央公园的一线豪宅。如同纽约的曼哈顿,整个都是“千万富翁”街区,但惟有中央公园旁,才是“亿万富翁街区”。

在项目所在的三公里范围内,被园博园、经仪公园、绿堤公园、天元公园、小屯公园、以及建设中的大瓦窑城市公园六大公园环抱;尤其是大瓦窑城市公园距国誉·万和城200米,规划面积17.5万平米,将会在城市中营造出一方令人震撼的绿地。

未来,国誉·万和城的业主,可以每天俯瞰着楼下的巨大公园,体会“森林宅感”带来的视觉盛宴。

远处,是车流奔涌的不夜城金融街;近处映入眼帘的,除了有总部基地和丽泽金融商务。整个城市过去、现在与将来最昂贵的资源集群,就匍匐在脚下的土地上。

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国誉·万和城也将矗立在中国豪宅金字塔的顶端,呼吸着稀薄的空气。

决胜于金融之巅,一座全新的宜居新范本,正悄然走来。

这是中国金融大跃升的最后一战。

楼市资本论相信,随着北京新金融轴一体化加快建设,产业承载空间逐步释放,凸显大国力量,昼夜不停得演绎着资本变幻、项目打造、产业蜕变的国家金融使命。

上一篇:既大又小,矛盾吗?卡萨帝即将发布自由嵌入式
下一篇:没有了